簌木

每天都要新鲜感!

【RPS/双若】见者有缘

可以算作《行》的番外,与正文无关。

听《真相是假》有感,不过也不虐,毕竟大家都知道他们是假的。

故事也是假的。

1.

“说吧”,她爱慕的人就坐在对面,手掌撑着下巴看着她,“你有什么想问都可以?”

她在椅子上局促的坐下来,用手理了理额间凌乱的刘海,“什么都可以问吗?"

"按道理来说都可以的,只要节目组接受“,对面的人朝她笑了一下,”不过其实也没关系,你问吧,节目组不喜欢的会剪掉的。“

“那你有对象了吗?”

男人呆愣了一下,”有啊。“

“哈?”她惊呼了一声,不能确定这是真话还是假话。

“粉丝算不算”,那人又说话,“粉丝就是我的女朋友,一般都这样套路对吧?”

“想问什么都可以?”,她攥紧衣袖,再次不安的求证道。

“嗯”,他点点头。

“你知道你有很多cp粉吗?”,她小心翼翼,“你怎么看待组cp这件事?”

“观众开心就好吧我觉得”,那人垂下头,抬起头来时四面环视了一下,笑起来,和她喜欢的那种带着暖意的笑如出一辙,“那是官方回答了。别的可不能问啊,那些东西。”

“好吧”,她站起来,说不清是失望还是别的什么,“见到你太高兴了”,她又说,松了口气。真假总不那么重要,她只怕有人赤裸裸打破她自以为看见的真相。

“我偷偷把我微博小号告诉你好不好?”那人又开口,“你私信我吧,想问什么都可以。”

她的一颗心提起来。

2.

“你在吗?我是中午的那个问答活动里的女生。”她盯着空白的对话框。

【在】
【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。】

“哈哈”她笑了一声,几乎能想像那个人对着屏幕自娱自乐似的从嘴角拉出一个笑的样子。

【现在没有节目组,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】
【不过不能问太多吧,三个好了】
【不过我也不保证我说的全是真话啊哈哈】

“我问什么都可以吗?”

【你是我的cp粉吗?】

“是。”

【果然这样啊】
【不过可以的,都可以问,你想知道的】
【三个问题哦】

“那第一个问题”,她躺在沙发上,正好看见窗外太阳沉下去,她预感将有让她不那么快乐的事要发生。

“你们是真的吗?",她问。

【假的】

他回答的太过爽快了,像是预谋已久。

“你是不是就等着我问这个问题?”,她想了想,还是提问道。

【是】
【我看见很多你们写的故事,剪的视频。】
【为什么要活在假象里?为什么要相信一个节目组估计炒的cp?】
【我觉得我们合伙骗了你们,这样让我不太安心,好像拿假装的爱情当成事业上的筹码。】

“那我们看见的全是假的吗?”

【节目里他说和我很熟是假的,一路上的日久生情是假的,发布会上我说我要是女生就嫁给他也是假的】

“那有什么是真的吗?”

【其实也有】
【我在蓝冰上拥抱他是真的,大概是因为天和湖都太蓝了吧】

“你们骗了我们”

【是啊,我知道】
【所以我才想告诉你,别相信我们,我们都是假的】

3.

她泪流满面,又舍不得曾经声嘶力竭做过的那场梦。

4.

只是她没看见,
关注列表那个叫张生的人和他互相关注。

5.

2019.11.16           张生

那时你站在蓝冰之上,站在同天幕一样颜色且倒映着天幕的冰层之上。你裹着熊一样的羽绒服,浑身冒着热气。你是热乎的,鲜活的,傻里傻气的,活像现实里的一场梦。而我,我是唐突的,笨拙的,患得患失的,是世界上不过最平庸的一个。

三年前我见你的时候,我们以冷漠为盾,相安无事,然后转身就走。

如果不是我把烟圈吐在你脸上你笑嘻嘻的吹散它,

如果不是在无尽的寒风里你只离了我一耦,

如果不是看不见尽头的路途里你塞了我一嘴你喜欢的坚果,

如果不是你把冷冰冰的雪球砸进我衣领里脸上却挂着热乎乎的笑,

如果不是你是你我是我狂风是狂风荒野是荒野,

我都不会在暴雪的晚上不再像我自己而像个行为派的学者,

事实上,我没有跑向你你也没跑向我,

我们只是顺理成章,跑向同一条路。

留言

2019.11.16
哈哈哈哈,我知道啦,张先生。

2020.1.08
算了吧,张先生,他们说的对,我们不成。

6.

【你别相信我们】,他说。

【我也不保证我说的全是真话啊】,他也说。

7.

她都不知道,他同她一样声嘶力竭泪流满面。

FIN.

【注:第5段部分改编自某被娱乐媒称为当代朱生豪的人的——世界如此美好,我们何不坏上一坏
但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是本人写的,因为是在营销号上看见的,但我去翻了微博记录没找到。】

评论(20)
热度(44)

© 簌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