簌木

每天都要新鲜感!

【双若/RPS】北京欲雨


最近真的很迷双若

为了私心放梗模糊了时间线

以及,写的不太在状态,见谅

是风雨欲来的北京的一个晚上,风刮的很大,道路两旁的常青树被一茬一茬的刮落下叶子。张若昀从点映会里出来,电影院里的山楂树开了白花,盈盈的香气沾染在他灰蓝色的西服上,他驱车回家,脱了西服丢在车后座上。

行至半路,油箱表亮起绿灯,他顺着前方加油站的标识开进灰黑色的混水泥建筑之下。 

“加满吗?”,穿了加油站卵黄色工作服的男人在窗外问。

“加满吧。”

大风,张若昀把车窗拉下来,风便一股脑儿的涌进来,他侧头随意的往外望出去,斜眼竟看见站在便利店外一个熟悉的人影。那个人曾经朝夕相处了几个月,但也算不上熟悉。是长久未见的陈若轩。

他穿了件有点朋克的黑色外套,头压在灰黑色的帽子里,全身上下都是黑色,融在欲雨的滚滚乌云中,只有身后便利店暖黄色的灯光照亮他的脸,但他的脸色同这城市的暴雨一样冷漠。

“加满了”,黄褂子小哥拍拍他的车窗示意他加满了油,张若昀收回目光,把钱从窗子递出去,找了些零回来,扭头看见陈若轩还绷着张脸站在那,不知道是在等谁。

张若昀绕了一个大弯,把车子开过去,鸣了声喇叭示意,陈若轩循声望过来,鼓着脸颊冲他笑笑算作是招呼。 

“陈若轩”,张若昀朝他挥了挥手,“在这干嘛呢?”,还是张若昀先开口说话。

陈若轩拧着眉头张着嘴像是要叹气,最后他只矜持的笑起来,“等我助理,他大概是堵在外围路上了。”

“要不要我带你一程?”,张若昀倚在车窗上探出点脑袋看他。

“不用不用”,陈若轩伸手摆弄了下帽子,他把帽子往下压了点,刘海给压平了安安静静的垂在眼睛边,他歪着脑袋看张若昀,“你忙你的吧,我再等等。”

生疏的可怕,张若昀想,他问,“那我走了?”

陈若轩点点头,道了声再见。

张若昀把车子开出去两米,顺着后视镜看见陈若轩正在看他,北京的冬天还有点冷,张若昀这才发现陈若轩里边穿了件高领的白色毛衣,他把毛衣领立起来挡住半边脸,只露出一双眼睛看着车的方向,他那双眼睛很好看,不知道是不是便利店暖黄色的光照进他眼睛里去了,那双眼睛像泛起粼粼波光的湖面,让他看起来乖巧的要命。

张若昀猛的刹住车,又把车倒回去。

“我还是载你一程吧。”

陈若轩把毛衣领子从脸上拉下来,抿着嘴看着他,又轻声问到,“方便么?”

“还真没什么不方便的”,张若昀笑起来,想让陈若轩相信他真诚。

陈若轩道了声谢,才上了车,大概是在室外待的久了,他身上沾了点风雨将来的潮湿味道,张若昀嗅了嗅,闻到那味道是凉嗖嗖的。

车子开出加油站,错身开过好几个暖黄色的路灯,携了雨气的黑云乌沉沉的压下来,天有些黑了。

一开始并没有人说话。只有车子慢慢的在将沉的暮色中往前开下去。车里开了暖气,温度就渐渐伸上来,陈若轩把外套脱了,露出里边白色的毛衣,那件毛茸茸的毛衣衬的他很乖,又带了点不易察觉的甜。

“还好赶上了你这班车”,陈若轩望了一眼天,“不然等会大雨落下来,我助理又不来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的去。”

“不会的”,张若昀懒懒散散靠在椅背上开车,“不会下雨的,北京老是这样,乌云一阵阵的压着,雨却还早的很。”

“嗯”,陈若轩应了一声,道,“我还不是太懂北京。”

“迟早会懂的”,张若昀笑了笑,“也不用太懂,哥可以罩你”,张若昀沉默了一会,又问,“那你是哪的人?”

“山东。”

“山东冷吗?”

“冷,但北京的冬天好像更冷”,陈若轩把脱下来的衣服卷成一团塞在怀里,抱起手来看向张若昀,“但车里倒很暖和。”

“因为我热情似火?”,张若昀开了个玩笑。

陈若轩没再说话了,张若昀扭头看他,发现他安静的低着头,手指按动着键盘在微信的界面上和人聊天。

“你在和谁聊天啊?”,张若昀把头略微探过去一点,似是漫不经心的问。

“和助理,和他说一声不用来接我了”,陈若轩抬起头来眉眼弯弯的笑,一本正经的开玩笑,“告诉他我刚刚和别人跑路了。”

“是,和北京张先生跑路了。”

张若昀说完自己笑了,扭头看见陈若轩也低着头轻笑了声,手里还在摆弄着微信。

“加个微信吧?”,张若昀忽然道。

“行”,陈若轩点点头,把手机掏出来,搜了张若昀报的号码添加了好友。

车子慢慢悠悠的往前开,终于被十字路口的红绿灯拦下来。

导航导的还是张若昀四合院小家的方向,他家早就过头了,陈若轩看了一眼导航,导航正一刻不停的纠正他们往回开,“我在这下吧,反正我还有一点路就到了。”

“那不行,一会儿就到了”,张若昀盯着红绿灯上不断闪烁的小人,“就一会儿。”

“没事,我就想下车再走一走,等会开近酒店被看见你也不太好。”

“你不怕中途下雨?”,张若昀知道陈若轩这个人有那么点倔强。

“你不是说大雨还早的很吗?”,陈若轩重新把外套披在身上,执意要下车,“我相信你。”

张若昀把车停下来,陈若轩下车,走了几步又转头回来冲他挥手说拜拜,然后他转过身子去,乌云在他头顶黑沉沉的压下来,他双手插在口袋里,慢慢悠悠的往前走。
  

张若昀到家以后先洗了个澡,裹着浴巾出来的时候看见透明的玻璃窗子上溅满了雨痕,雨声盖住了他随手打开的电视的声音,北京上空这场蓄势已久的暴雨终于倾盆而落。

他打开微信,点开新加的那一个的朋友圈,那人十几分钟前新发了一条动态,玻璃窗上沾满了蜿蜒的雨痕,配了“北京暴雨”四个字。

图片里被拍下的风、雨与窗子好像和张若昀眼前所见的没什么差别。他点了个赞。

张若昀有记日记的习惯,他很喜欢记下点有的没的。

他掏出手机,在上边打字:

我最欢喜你和我告别以后走在乌云底下的样子,你两手空空,我说雨不会落,你就信我,而且坚定不移的往前走。

我之所以没把这些告诉你,一是因为你走之前我还不知道,二是因为我绝不好意思让你知道我欢喜你。 

FIN.




评论(15)
热度(75)

© 簌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