簌木

每天都要新鲜感!

【邰方】不过清明+中秋

补档。

***
《不过清明》

这案子来的猝不及防。这天是清明,方木请了半天假到墓园里看陈希去了。

陈希是方木总抹不去的心病,这大家都知道,案子虽然急,大家竟然都不愿意打扰方木。但案子不能不破,没办法,只好叫邰伟骑着他那辆拉风小摩托去墓园把方木拖出来。

邰伟到时,方木已经往碑上放了束花。百合,开的正盛,连花瓣处的露水都没蒸发尽。方木蹲在碑前绷着脸发呆。

邰伟这人也是无聊透了,他最看不了方木呆着张脸像个木头似的心事重重,于是他蹑手蹑脚的走过去,一点声音也发出,决心要吓方木一下。

“喂”,邰伟站在方木身后,往他背上猛拍了一下,“木木”两个字还没说出口呢,方木扭身猛的打他一拳,打在他膝盖上,邰伟没站稳,摔了个狗吃屎。

没料想方木也摔了,瞪着眼睛看邰伟。

“哎呦,你这人怎么这么逗呢”,邰伟这人可贱,方木越是瞪他他越是想笑,笑的特大声,笑的天花乱坠,“我摔那是被你给打了,你说你摔怎么也摔了。被我帅倒了啊?”

“脚麻”,方木心知邰伟听了他的回答更要笑,于是脸绷的更紧,眼睛瞪的更大。

不出所料,邰伟笑的更起劲了,笑的跟个傻哔似的,灿烂的像朵花。

“过来”,方木招招手,跟招只小狗似的,(偏偏邰伟总吃他那一套),“扶我一下。”

“哎,”邰伟赶忙爬起来,屁股上的灰都没拍,屁颠屁颠的把方木扶起来 “您悠着点啊。”

“什么事?”方木被邰伟扶着,扑腾了两下脚,好不容易脚不麻了,才安安分分的站好。邰伟的胳膊还搭在他的肩上。

“这不清明了”,邰伟挠挠头,把额头两侧乱七八糟的刘海往后一捋,手插进裤兜里,声音低下来了,“来陪你看看陈希。”

方木垂着眼睛苦笑了一下,抬起头来神情又变了,“撒谎”,方木拿眼睛调侃似的扫了扫邰伟。邰伟一瞅就知道方木又要搞什么微表情心理分析,索性一把把人揽在怀里,顺手捂住了他嘴。“哎呦木木,你可放过我吧,我这人脑子是真笨,你一讲什么微表情我就犯糊。”

方木哼哼了两声,嘴还被邰伟捂着,发不出什么声音,他伸手把邰伟那猪爪从嘴上扒下来,面无表情的看他,“总之你的微表情告诉我”,方木看的更用力,“有事快说,逾期不候。”

“行行行”,邰伟呵呵笑了两声,“那啥,帮我和陈希问声好”,他接着又抓了把头发,“市里刚刚有案子了。”

方木看了邰伟一眼,从他的胳膊地下钻出去,“傻哔。”

“哎哎哎,有话不能好好说啊,木木你怎么又骂人,大学生的素质呢?”邰伟不服气了,一边说话一边又伸手一捞,方木又给夹在他胳膊下边了。

“傻哔”,方木又骂了一遍,“你怎么不早说?”

“这不怕影响你和陈希叙旧嘛。”邰伟给方木骂的心虚了,竟然还撒娇,拿他好几天没洗的头发搁在方木肩膀上,油全蹭在方木衣服领。

“我还不想招着苍蝇”,方木做出一副嫌弃的样子,把邰伟那油头狠狠一推,自顾自的往前走了,他头也没回,“邰伟,还不快走。”

“哦哦哦”,邰伟赶忙去追方木,嘴皮子也不停“你还怕我招苍蝇,天天睡一起也没看你怕啊。”

“啰嗦”,方木停下来,站在那等邰伟跟上来,“还不快点。”

邰伟笑的欢啊,“来嘞!”

FIN.

***

《中秋》

#中秋节快乐,要团圆啊。

最近绿藤难得的安宁,凶残的命案一个没有。邰大队长每天都闲闲散散的,一闲就闲的了中秋。

中秋佳节,前几年都和小米大壮喝酒撸串瞅着天上那盘大的月亮凑合着过。

今年不行了。

月亮还他妈是脸盆大小,不过以前举着啤酒傻兮兮对着它看的人是再也凑不齐了。

邰伟往水泥地上啐了口唾沫,他妈不知道是谁说的,人生有得必有失,今年多了个方木陪他过节,就势必要缺了别人。

我可去他妈的名言,去他妈的人生。邰伟到怀里去掏烟,打开烟盒才发现里边只装了各样的糖果。方木给他装的。他烦躁的合上烟盒,过一会还是打开了,掏了颗糖往嘴里丢。

嘴里的糖是柠檬味的,跟方木非往他俩衣柜里塞的香包是一个味。邰伟吸了吸鼻子,也就是说,他和方木身上都是一样的柠檬味。

也还好有方木,邰伟又抬头看那月亮一眼,天暗下来了,月就更亮,盈盈亮的。邰伟把头发往后拨了拨,决心不再想那些事了,至少方木还在家里等他,这就也够了。

“喂,邰伟,你怎么还没回来?”,是方木给他来电话了。

邰伟本来是出来买点酱油才出门的,他也是伤春悲秋的够久了,“木木!”,邰伟一接电话就先是嘻嘻笑了几声,那一声木木叫的也是肉麻,“来了来了,马上回来!”

“嗯”,邰伟听见方木在电话那头轻轻嗤笑了一声,笑的他心里痒痒,“你快点回来,我这有礼物给你。”

“来来来了”,邰伟都高兴的结巴,“马上回来!”

邰伟火急火燎的跑回家,一打开门就问方木要礼物。

“哎,木木”,邰伟探头探脑,左看右看,“我礼物呢?”

“那呢。”,方木手一指,视线落在邰伟乱七八糟的床铺上,那堆了两个月饼,一看就是警队给发的,‘为人民服务’那五个大字连邰伟那老花眼都看的一清二楚。

“木木!”,邰伟气的胡子都竖起来,方木瞪了他一眼,他又老实下来,委委屈屈的样子,“就这礼物啊?”

“哈哈哈哈”,方木捂在嘴哈哈大笑,“骗你的”,方木从身后掏出个袋子丢在邰伟身上,“这里边才是真的礼物。”

邰伟兴冲冲的打开袋子。里边的东西也并没有比月饼好到哪去,是几双袜子。

“喏”,方木挑着眉笑,伸腿把邰伟丢在地上的臭袜子往他脚边踢,“够你再丢几天袜子的,开不开心?”

“开心开心”,邰伟把他的袜子夹起来,凑到鼻子边闻了闻,生生给呛了口气。

“袜子洗吗?”方木问。

“洗!”,邰伟把臭袜子往地下一扔,伸手给方木敬了个礼,“必须洗!那领导说洗就得洗不是。”

“行,挺有觉悟”,方木又指指床,“那去把你床下堆的那几天袜子给洗了呗。”

邰伟忸怩着往床边走。

“行了”,方木叫住了他,“吃了月饼再去。”

FIN.

完全是为了甜一下的小短篇。





评论(2)
热度(45)

© 簌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