簌木

每天都要新鲜感!

【kimbas】酸味糖果

#RPS预警

梦中执笔,但ooc还是属于我

##

p’kim的口袋里装过许许多多各式各样的糖果,bas尝过最多的,是酸酸甜甜柠檬糖果的味道。

1.

粉丝们都很好,bas盘腿坐在机场的空地上,粉丝们安安静静的围在他旁边,捂着嘴小声尖叫着朝他招手,kim就靠坐在他身边,两个肩膀只隔了暧昧的两厘米,亲密的,也没有过分亲密的,恰到好处的两厘米。

bas嘟起嘴吧让面对自己的粉丝拍照,忽然意识到这个问题,恰到好处,如果非要找一个词定义坐在他旁边的p’kim的话,恰到好处这个词再合适不过了。好像粉丝们总在他的ins下边留言夸kim是个好哥哥。

p’kim当然是个好哥哥啦,他细心的要死,温柔又贴心。但他不仅是bas的好哥哥,也是tee和copter的好哥哥。

但不是bas专属的好哥哥,那就永远不能让bas满意,bas是个有点霸道的死小孩。

copter从后边走过来了,他半蹲下来,把双手搭在kim的肩膀上,bas听见周围的粉丝们更大声的尖叫起来,bas往下撇了撇嘴,感觉到心脏好像榨干了一整个柠檬一样漏出酸溜溜的汁水来,什么啊,只是逢场作戏的营业啊,有什么好尖叫的,一群笨蛋粉丝们。

copter抬起手来和粉丝们打招呼,kim也跟着一起抬手来打招呼,尖叫声更响了一点了,bas憋着气往kim身边缩,机场里冷气开的太大了,bas凑过来就像个小暖炉往kim身边蹭,kim当然能感觉的到了,他伸出左手把bas的右手手腕抓的牢牢的,潜台词是d’bas别再闹啦,bas用力挣扎了两下没挣开,于是不闹了,乖乖的让kim把自己的手腕抓在手心里。

什么啊,只是营业啊,我刚刚在生什么气,bas又想,莫名其妙。

但下一秒,bas又不高兴的撅起嘴来。

胡思乱想大概是bas的专利。

kim和p’copter营业还肯分出心来照拂bas,bas明显是特别的那一个啦,但就像他刚刚脑袋里乱七八糟想的一样,kim是一个恰到好处的人,所谓特别,大概也只是因为他是几个人里最小的弟弟。

要被哄着的小弟弟,大概仅此而已了。

bas一点也不满足。

bas想要更多。

bas以前在家的时候也不是这样的,演了逐月之后,反而被哥哥和粉丝们给哄坏了,年龄好像倒退了一点。又一点点。

臭小孩bas努力伸着被p’kim拉着的手往p’kim的腰窝里戳。被躲开了。bas委屈的撇嘴。

bas想要更多。

这可不能怪bas呀,是因为kim这么好这么温柔,又恰到好处的不肯更进一步,bas才想要更多的。

2.

bas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的,bas笑起来甜甜的,眼睛闪闪亮,看起来好像是眨着眼睛的小天使,粉丝们也甜甜的叫他胖胖,或者弟弟,但bas不是这样的,bas从来没别人想象的那么好,bas心里空空的有一个洞,流出浓稠的黑色汁液。

流出了什么呢?

如果要说一场暗恋里有什么是让bas最厌烦自己的,那一定是嫉妒,腥臭的,那么频繁出现的嫉妒。

“喂”

p’kim接起了一个电话,甜蜜的,bas能感觉的到,就好像一颗p’kim喜欢的柠檬糖,甜蜜是kim的,酸涩属于bas。

“p,是男生还是女生呀?”,bas挤眉弄眼,语气调侃,像是这个问题无关紧要,可有可无。

可是怎么会无关紧要可有可无呢,bas明明在意的要死。

“当然是男生啊”,p’kim哈哈的笑。

你骗人。bas想,他明明看见通话人的名字,女孩子的名字。

“p’oh说营业期间尽量不要恋爱啊p。”bas说。

p’kim又笑了,bas看见他眼睛安静地垂下去,又抬起来。海浪卷起来了,滔天巨浪,又凝滞着,惴惴不安的沉默着,bas感觉到额前的卷发被揭起来了,被重新卷在kim的手指上,耳朵边什么声音也听不见,只有p’kim,只有kim低低沉沉的声音穿刺过黑暗的甬道。

“不会恋爱的。”

bas只能听见这句话。

3.

飞机上的座位让bas不太满意。很不满意。他和p’kim坐在同一排,中间隔着个p’copter。不要误会呀,对于bas来说,copter是很好,可是没有p’kim那么好。

喜欢p’copter和喜欢p’kim也不是一种喜欢呀,bas清楚的知道。

bas坐在飞机靠窗的位置,透过眩窗看见一只机翼向上飞起来,越来越高,看见远处的一大团白云蜷缩起来,像受了委屈的棉花糖。

像受了委屈的甜甜的bas。

隔了一个座位的p’kim正在分糖,酸甜酸甜的两片橙黄色糖片躺在p’kim的手心里,copter先拿了一片,kim就把手伸过来,伸到bas面前来,bas抬起头来,看见kim的眼睛是弯弯的笑起来的,亮亮的,比他的眼睛还要亮。

p’kim真好看呀,bas扬起脸来使劲的笑,正要伸手去拿那颗糖,面前的手一下子给收回去了。

逗我呢?!

bas抬头怒视,一颗糖就猝不及防的拍进他嘴里去,bas抿抿嘴巴,尝到嘴里的糖片是柠檬味的,眼前kim那张帅气的脸上笑容好像更深了,于是橙黄色的气泡在bas心里呼啦呼啦的冒着泡泡升腾起来。

好甜呀,像一团黏腻的糖浆,铺天盖地的,把bas的整颗心都给裹住了,除了甜味,他好像被蒙住眼睛,什么也感受不到了。

除了甜味以外的其他的酸苦,bas都自欺欺人的感受不到了。

4.

p’god也是个好哥哥。

具体好在什么地方?

p’god是个直男,永远不会假戏真做。

p’god有女朋友,谈过好多次恋爱,知道喜欢是什么样子的,连喜欢被藏在眼睛最黑最深处的地方是什么样的也知道。

p’god最好的地方,是他把人看透了,但怕你难堪,那就什么都不说。

p’god把bas看透了。

bas趴在god的身上把god嘴里苦苦的黑巧克力叼了一半去,台下立体全方位环绕的尖叫声轰炸的bas的脑袋也轰哒轰啦的响,bas把嘴里的巧克力嚼吧嚼吧往喉咙里咽,眼睛飘忽不清朝向p’kim看,p’kim把嘴巴抿的紧紧的,眉毛皱起来,脸上是有点厌弃的表情。

p’kim不喜欢bas和god在一起,就好像bas不喜欢p’kim和p’copter在一起一样。

bas笑起来。

如果p’kim不喜欢看见自己和p’god亲密,bas想,那p’kim算不算是喜欢他。

是喜欢吗?

bas一扭头,余光里又看见god原本平静的脸上,眉毛也拧起来了,p’god看见了,看见bas装作含糊不清的眼神的聚焦,看见bas不敢言说的喜欢了。

bas一下又有点慌乱,他惊慌失措把脑袋移向另一边去,台下的粉丝哇哇哇的复又叫起来,她们以为bas是害羞,不是,bas是惊恐。

如果p’kim也喜欢他,bas想,他根本用不着害怕,bas巴不得全世界都知道自己暗恋成功,甜甜蜜蜜,但bas没有底气,bas害怕。

我只是个弟弟啊,bas知道的。

水哗啦啦的冲下来,相比起中国来,泰国真的很暖和,bas把手伸到水下边,他搓搓手,感觉到水流有气无力又寒气袭人。

今天带着的耳环是和p’kim一黑一白同款的十字耳环,bas照着镜子看黑色的十字架坠在自己的耳垂上,其实也不是那么合适,不过是带着它好像能自欺欺人的多缠些羁绊瓜葛一样。

唉,真傻。

bas伸手去摸那只耳环,透过镜子看见p’god的身影从后边靠近他身前来,两人隔着镜子对视,然后p’god笑了一下。

bas也回笑了一个。

god又笑了一下,点点头,和bas错身走过去了。

god的眼神依旧很平静,可bas总是模模糊糊看见他皱起的眉毛重叠在他现在平静无波的脸上。“p’god”,于是bas开口叫住他,“你有没有什么想和我说的啊?”

“bas”,god又走回来,径直走到bas身前来,他伸手拍拍bas的头,“你还小。”

“我不小”,bas摇摇头,“我18了。”

其实bas心里想的是,我不小了,我已经知道了什么是喜欢,还无师自通的明白了什么是暗恋,我学会隐藏,学会隐瞒,学会言不由衷。

bas不小了。

god又揉揉bas的头发,无奈的笑,那表情好像在说,是啊,你就是还小啊,只有小孩才说自己不小呢。

bas瞪了一眼god。

“好吧”,god在bas面前站了一会,也不知道想了点什么,最后他说,“我说你还小,是18岁的未来还有那么多种可能。”

bas点点头。

bas懂了,他知道god想和他说什么了。

18岁的bas有喜欢的人叫p’kim。

20岁的,30岁的,40岁的bas也会有喜欢的人,但他不一定叫kimmon了。

但是现在,bas还是18岁的,喜欢p’kim的bas啊。

5.

宣传完了以后还有一场签售会,bas和哥哥们会拿着不一样的可爱的像章盖在粉丝姐姐们的小本子上。

签售会很吵,很杂乱,但是也很简单,bas只要把他手上的熊猫小章盖在本子上,然后和每一个喊着他名字,手舞足蹈的说着喜欢的姐姐说“谢谢你”和“我爱你”就行了。

这两个中文词是活动前现学的,bas练了十几遍的发音,然后和在场的所有人说“我爱你”。

对那些哥哥们说这句话的时候,哥哥们不是不好意思的笑,就是用同样的话来回答bas,“我也爱bas”,他们说。

和p’god说我爱你的时候,p’god楞了一下,回答的是“p’pha也爱wayo啊。”

p’god说的多好啊,p’god不喜欢bas,但是p’pha永远爱wayo喔。

bas晃晃脑袋,一跳一跳的跑到p’kim身边去,一路上在想,ming喜不喜欢wayo呢?

答案当然很明显,小说里ming可是追了p’kit啊,ming不喜欢yo。

但是kim喜不喜欢bas呢?

kim是最后一个被bas问的,而且平时最怂,最有胆说没胆做,所以其他被bas那句我爱你搞的不好意思的,全都瞪大了眼睛看着kim。等他脸红,害羞,出丑。

可是这次kim没怂。

kim揽着bas的肩膀往自己怀里搂,他把嘴巴往bas耳边凑,咬耳朵似的轻声说话,bas听见p’kim的声音穿过他们一样的十字耳坠,把它压的重重的,扯痛bas的耳垂,然后那声音钻进bas的耳朵里,一路向下,畅通无阻,直达心脏。

kim说,用他蹩脚的刚刚学会的中文说,“p’kim也最爱bas啊。”

“我爱你。”

bas把章盖在面前这个姐姐的本子上,把这三个字又重复了第无数+1遍,这个姐姐和其他姐姐不一样,她不说‘我也爱你’,她说‘别骗我了’。

别骗我了。

bas用谷歌翻译搜索了半天这个读音,恍然大悟的那一刻,他想,怎么不早点让我知道这句话呢,这样就可以把这句话学给p’kim听,学给那个说着“p’kim也爱bas”的p’kim听。

别骗我了。

那个姐姐还说,“喜欢是条单行道”,bas后来也懂得了。

6.

成为明星之后,连生日也要沦陷,欢闹,祝福,礼物,蛋糕,通通都要变成和利益相关联的东西。p’copter的生日会做成了一场直播,2moons的大家都要聚齐,bas和kim都要到。

bas和kim赶到生日会之前在赶一场日本的通告,飞机降落回泰国机场,有很多粉丝站着等他们,她们喊kim和bas的名字,往他们的手里塞各种各样的小礼物,有个姐姐往bas手里塞的是一顶粉红色的帽子。

bas拿着帽子看了看,问粉丝姐姐能不能送给p’kim,小姐姐嗯嗯嗯嗯的点头。

bas哈哈的笑,把粉嫩嫩的帽子反手扣到kim头上去,kim倒是什么也不说,不反抗,乖乖的把帽子掰正戴好。

然后去p’copter的生日会上,kim也没把帽子摘下来。p’kim戴着一顶粉色的帽子,被bas搭着肩,大摇大摆的走进会场里。

bas很喜欢这顶粉色的帽子,他喜欢粉色的p’kim,那样kim会比平常看起来还要年轻一点,好像他们之间所相差的八岁,那些阻隔着他们的全部都烟消云散一样。

这次的生日会也很特别,写2moons的作者姐姐也跑来现场。

到底是台下哪个人举着话筒不嫌事大的问了这个问题,bas没有看清。

“逐月里ming是不是对wayo太好了点”,举着话筒的那个人影模模糊糊,声音也模模糊糊,“ming是不是喜欢过wayo啊?”

作者姐姐看了一眼头凑在一起的kim和bas,笑嘻嘻的说,“ming也许也喜欢过wayo哦。”

bas就把脸凑到kim面前,自鸣得意的,“ming原来喜欢wayo哦。”

“哦吼”,ming一下子笑起来了,他郑重其事的点点头,手放在bas为了活动做成卷卷的头发上 ,“ming真的喜欢过yo哦!”

真好啊,忽略了wayo喜欢p’pha的事实,bas突然为wayo高兴起来。真好啊,ming喜欢wayo。

那我呢?

有黑色的恶魔藏在bas的身体里,它叫嚣着,几乎就要控制不住的问出口来,“那我呢,那kim喜欢bas吗?”

当然。

没有问出口来。

7.

活动结束了,kimbas搭着肩往车库走,p’kim说要送bas回家。

半路上,铃声响起来了。p’kim接起电话。

bas怨恨自己眼神太好,好到清清楚楚,一字不落的看见手机上来电人的名字。

还是那个,让自己嫉恨过的名字。

bas看见kim笑的眉眼弯弯,语气温柔着附和着对方说了一大串‘嗯‘。

p’kim挂断电话,语气还是很温柔,“bas我有事要先走,今天不能送你回家,你能够自己回去吧?”

kim好像在征求bas的意见,但bas知道自己根本别无选择,他只好把一切都藏起来,装作一无所知毫无察觉的埋怨道,“我不是小孩子啦!放心我一人啦!”

“那我走了,bas自己要小心啊”,kim朝bas摆摆手,但bas楞住了,bas没回应他。

bas就站在那里,和kim面对面。唉,p’kim的眼睛真好看啊,p’kim总是说自己最喜欢bas的眼睛,可是p’kim自己的眼睛也那么好看啊。bas望着kim的眼睛,看见风,看见清风,看见午后的暖阳,看见细小的尘粒在阳光里沉沉浮浮,最后,看见自己漆黑漆黑的倒影。

“所以p是真的谈恋爱了吧?”,bas说。

突然,一切突然不对了。风停下来了,阳光倒退着挥散了,bas看见kim低下头来,脸上大约还是温柔的,沉稳的,没什么变化的神情,bas站在那里,恍惚间听见kim叹气了。

又被拍了头,然后听见一句已经听到厌烦了的话。

“你还小啊bas”,p’kim轻声说。

我不小了啊,bas想说。

但是他就是很幼稚,他混混沌沌,口不择言,他藏着他的深情,他不敢说爱。

kim已经沿着前方,往车库黑墩墩的深处走过去。

bas站在原地。

bas又想起来那些话。

作者姐姐说,ming喜欢wayo

p’kim也说,ming喜欢wayo

够了吧,bas想,那就装作没有kimbas,只有mingyo,就装作他做一场长长的飘忽的梦,但黑夜落下去了,白日又升起来。

梦要醒了吧。

kim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看一眼bas。

bas于是用尽全力的笑起来,笑到车库顶上黯淡的黄色灯光溜进他眼睛里,让他觉得眼睛酸涩的要留下眼泪来。

kim朝他招了招手。

bas也傻乎乎的回给他一个招手。

然后kim又转头回去,继续往前走,再没有回头了。

唉,bas叹了口气。

暗恋是自我矫情,是自欺欺人,是无疾而终。

bas想,如果我没法离开,也舍不得后退,那我只好就停在这里,看你一刻不停的往前走,一直到看不见你头上那顶粉红色的我送给你的帽子,也许时间就会大发慈悲的放过我啦,到时候我也大踏步的,换一条和你不一样的路,笔直笔直的往前走,再也不回头了。

FIN.

等我空了把kim视角写出来吧,如果有人看的话。






评论(34)
热度(56)

© 簌木 | Powered by LOFTER